鲍永清《生死对决》触动了生命的柔软/云谷人
2019-11-02 19:41:40
  • 0
  • 0
  • 9
  • 0

鲍永清《生死对决》触动了生命的柔软

文:云谷人

图为鲍永清获奖作品《生死对决》。

       在刚刚结束的2019BBC英国国际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颁奖典礼上,青海省祁连山自然保护协会常务理事兼首席生态摄影师鲍永清凭借作品《生死对决》,拿下了WPY年度摄影师,是中国首次获得该比赛的最高奖项。我因工作上的方便,有幸走近鲍永清,倾听其讲述拍摄《生死对决》背后的故事。

       鲍永清的这幅作品获奖,很多人称是因为摄影师近乎完美的定格了藏狐捕获旱獭时那惊心动魄的场面,从藏狐的呲牙咧嘴到旱獭惊恐的表情,再到两只动物脚下四起的水花,人们的解读终归离不开一个点,就是自然界里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起初,我也是怀着这样一种观点欣赏这副作品的,且据鲍永清讲,这只旱獭最终还是沦为了藏狐的口中之物。说实话,我是有点痛恨这只藏狐的,因为正是他的凶残,为我们展现出了一只旱獭的无力和无辜。我能想到,当那只旱獭被藏狐尖锐的牙齿一点点撕碎,是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啊!那种对弱者的同情甚至怜悯一下子塞满了我的大脑。而正当我和鲍永清进行了一番交谈,了解其作品背后的故事,我突然明白,这幅作品还隐藏着另外一种极其柔软的含义,可以说,与带给我们的直观感受形成了鲜明对比。

       鲍永清说,画面上那只藏狐其实是三只小藏狐的母亲,她捕获旱獭,也是为了喂食自己的幼崽。因此,这样一幅画面在我脑海中逐渐呈现:

       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三只藏狐宝宝从梦中醒来,它们吧唧着小嘴,期盼着藏狐妈妈能尽快送来一顿丰盛的早餐;藏狐妈妈拖着疲惫的身躯,独自行走在广袤的天峻草原上,它在寻找、在等待时机,希望能得到上天的眷顾,逮到猎物让宝宝们享用。因为,将孩子们养大,让孩子们健康成长是她作为母亲义不容辞的责任。此时,一窝旱獭出现在藏狐妈妈的视线里:有两只!不,是三只!藏狐妈妈瞬间打起了精神……

       鲍永清还说,画面上的旱獭其实是一只幼崽。就在藏狐捕获它之前,旁边还有两只旱獭,分别是其爸爸妈妈。鲍永清讲到一个细节,就在那只藏狐瞄准小旱獭之前,小旱獭的爸爸妈妈相向而立,将小旱獭拦在中间,一直护着小旱獭,并想尽办法驱赶藏狐。同样,另一幅画面在我脑海中萦绕:

       那个清爽的早晨,旱獭夫妇带着宝宝走出家门,打算让小家伙呼吸下大草原上的新鲜空气,可糟糕的是,就在不远处,一只藏狐正虎视眈眈,将要扑向自己的孩子。此刻,旱獭夫妇迅速警戒,心想即便豁出老命也要与这个不速之客死战到底!然而,纵使它们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没能避开藏狐的阴谋诡计,让藏狐有机可乘,一场灾难随即降临,旱獭夫妇失去了自己年幼的孩子;懵懵懂懂的小旱獭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也全然不知眼前那长相怪异的庞然大物是何动物,显得一脸茫然。它只是听从父母的安排,依偎在父母的臂膀下。而一转眼的功夫,它看到父母不在身边,眼前是那猛兽狰狞的面孔,它感到既孤独又害怕,接下来便是浑身冰冷,慢慢地、慢慢地,失去了意识……

        “其实,动物就和人一样。”这是交谈中鲍永清常说的一句话。也正是在听完这副作品背后的故事,并添加了自己的想象后,我越发觉得那只“凶悍”的藏狐就是我的母亲、我的妻子。为了我长大成人,母亲节衣缩食,献出了所有的爱;妻子为了小家伙的成长,不顾劳累,每日驱车数十里辗转于城乡之间。我的母亲、妻子,藏狐妈妈,她们身上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具有这世间最伟大、最无私、最温暖的母爱。而那只很不幸的小旱獭,对它我除了心疼还是心疼,看到它,我彷佛就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年幼无知的她,对外界没有丝毫防备,假如有一天危险降临,她能否坚强应对?作品背后的那对旱獭夫妇,应该就是我和妻子的化身吧,为了孩子的安危,也必定会本能的张开臂膀。

       动物就和人一样,有爱,有家庭,有责任,也有面对危险抑或死亡时的惊恐和无力。感谢鲍永清,透过他的这副作品,让我有种心灵被洗涤了的感觉,它彻彻底底触碰到了我内心中最为柔软的地方,也让我对生命存在的意义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生命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活着,活着是为了存在一切美好……

       藏狐妈妈和旱獭夫妇活着,是因为有孩子们的存在,让它们得以享受天伦,看到家族永续发展的希望;小旱獭、藏狐宝宝们活着,是因为身边有父母的存在,让它们依偎在父母的怀抱里,感受这世间最纯粹的爱,看到这世界的新鲜与美好;人活着,是因为同一片蓝天下还有其它生命的存在,顽强坚韧,让我们懂得应当敬畏生命,敬畏活着,敬畏存在。

图为作者与鲍永清合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